您当前位置:618教育论文网 >> 最新论文 >> 音乐教学集 >> 浏览文章

简论语义古汉语常用动词语义场研究述评论文封面格式

简论语义古汉语常用动词语义场研究述评论文封面格式内容导读:先秦、两汉魏晋、唐宋元明清以及现代四个时期“建造”类语义场的成员构成情况为背景,对《高僧传》中“建造”类语义场进行考察,认为:该语义场的成员指称情况是排斥互补的,入场途径和活动时间表现出一定的层次性。常荣在《汉语“建筑”类动词语义场的历史演变研究》中,分期与前者不同,分别对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唐宋、元

  摘 要:

  古汉语动词语义场是近年来古汉语词汇研究的重要领域,研究成果颇丰。通史研究、断代研究、专书研究、专人研究,研究角度多样;统计对比、义素分析、历时与共时相结合,研究方法多样;语义、语法与语用相结合,描写与解释相结合,研究途径不断拓展。一些常用的动词语义场的成员构成、词义发展演变、成员替换得到了较为全面的梳理,古汉语词汇发展演变的规律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呈现。但研究方法存在描写充分而解释不足的问题;语料的选用范围偏窄;单个语义场研究较为充分,相近子场或上下两级语义场的联系注重不够。

  关键词: 古汉语;动词语义场;现状;思考

  近年来,我国学者运用语义场理论研究古汉语词汇取得了诸多成果,其中常用动词语义场是众多成果中最为突出和重要的部分。本文全面搜集了古代汉语常用动词语义场的有关研究成果,在整理分类的基础上,对其研究结论和研究方法进行较为详尽的介绍和深入的剖析;同时立足于古汉语词汇发展演变的大背景对其研究意义和不足进行总结和阐释。

  一、古汉语常用动词语义场研究现状

  纵观目前学界古汉语动词语义场的研究成果,如果按照动作主体的不同,可以分为两大类:人动类和物动类。人动类即动作的主体是人,物动类即动作的主体是物。其中,人动类又可细分为肢体类和感官类,具体研究情况如下:

  (一)人动类

  1.肢体类。包括手部动作、脚部动作、五官动作、身体动作等四小类。

  (1)手部动作。手部动作语义场主要有:“洗涤”、“买卖”、“借贷”、“ ”、“建造”、“种植”、“偷盗”、“烹煮”、“切割”、“手持”等。

  “洗涤”类动词语义场的主要研究者是闫春慧,其系列研究论文分别为:《先秦“洗涤”语义场探析》、《从<史记>、<论衡>等看汉魏晋南北朝“洗涤”语义场》、《隋唐五代汉语“洗涤”语义场考察》[3]、《汉语“洗涤”类动词语义场的历史演变》[4]。采用历时与共时、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方法,对先秦到宋元明清“洗涤”语义场的构成成员数量、用法以及发展变化进行了较为详尽的梳理。对于“洗涤”类动词语义场的研究者还有雷颖。在《汉语洗浴概念场词汇系统历史演变研究》[5]中,作者对“洗浴”概念场进行历时考察。同样采用共时和历时相结合,统计频率和分布情况的方法,与前者不同的是,作者又将结构形式与意义功能相结合,更多的关注概念场词汇系统成员的分布变化和相互关系。张荆萍在“买卖”类语义场方面有较多的研究成果,其系列研究论文分别为:《试论古汉语“ ”语义场的历时演变》[6]、《“ ”语义场的演变初探》[7]、《“买”、“卖”语义场交集动词演变探析》[8]。作者对“ ”语义场分上古、中古、近代三大阶段进行考察,采用义素分析、调查统计、分析语 能、排比归纳的方法,认为:不同时期的“ ”语义场的核心词均为“卖”。语义场中单音动词相互交替,数量从整体上表现出由多到少的发展趋势,并论述了旧词的使用和消亡,新词对旧词的继承、发展和使用,阐明了发生这种演变的原因。吕文平在《汉语“买卖”类动词语义场的历史演变研究》[9]中,同样从上古、中古、近代中选取不同平面代表性的材料,采用义素分析、定量定性相结合、共时与历时相结合等方法,既分析“买卖”语义场成员在不同语言时期的分布状况,又依据“买卖”语义场成员分布状况来反证语言史分期。

  黄英在《敦煌社会经济文献“借贷”概念场常用词历史演变研究》[10]中,仅对唐五代时期敦煌社会经济文献中的“借贷”概念场进行考察,通过统计频率及义素分析等方法,描写“借贷”概念场中常用词语义特征、词汇使用特点、词义的演变规律

源于:论文开题报告范文http://www.618jyw.com

等,认为:“借”与“贷”出现了一个可同时单用的局面,但“借”除“借贷”义之外还被人们普遍使用并应用于各领域,成为核心词沿用至今,而“贷”则逐渐成为构词语素。

  甘小明在《<高僧传>建造概念场词汇系统分析》[11]中,运用语义场理论,采用定量和定性相结合、共时分布和历时演变相结合的研究方法,以先秦、两汉魏晋、唐宋元明清以及现代四个时期“建造”类语义场的成员构成情况为背景,对《高僧传》中“建造”类语义场进行考察,认为:该语义场的成员指称情况是排斥互补的,入场途径和活动时间表现出一定的层次性。常荣在《汉语“建筑”类动词语义场的历史演变研究》[12]中,分期与前者不同,分别对先秦、两汉、魏晋南北朝、唐宋、元明清五个时期具有代表性文献进行调查,同样采用定量和定性相结合、共时分布和历时演变相结合的研究方法,认为:先秦两汉时,“建筑”类动词多表建筑义,“缮”还可表修补。魏晋南北朝时,“砌”出现。唐宋时,新增“垒”。元明清时期,主要成员有“建、作、立、修”等,新增成员“搭”。

  双丹丹在《“种植”类动词语义场的历史演变》[13]中,对“种植”类语义场在先秦、汉魏晋南


简论语义古汉语常用动词语义场研究述评论文封面格式内容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