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探寻“八戒”丑美学价值探寻

更新时间:2022-4-13 点赞:14041 浏览:58900 作者:用户投稿原创标记本站原创

【摘要】人们对丑的态度大多是厌恶的,可是丑角却是人们所喜爱的,《西游记》中的丑角八戒,用诙谐幽默的手法,在丑的形象上,建构起快乐、丰富的人性形象,满足了我们对自身中本我的解读。
【关键词】美;丑;八戒

一、“丑”与“八戒”

“生活中的丑总是引起人们厌恶、不快、难受等否定性的情感反应,甚至还会引起恶心等生理上的强烈反感……人们为了追求美,必须认识丑、克服丑,从而将丑真实地反映出来,这就体现着合规律性的真。同时,生活丑经过艺术处理进入艺术殿堂,成为一种渗透着艺术家的否定性评价的艺术形象,便从反面肯定了美,这就体现着合目的性的善。再者,生活丑获取了和谐优美的艺术表现形式,就构成了具有审美价值的艺术形象。因此,生活丑一旦进入艺术领域,成为反面艺术典型,就获取了一种特殊的审美价值。这是一种以其艺术的存在否定自身现实存在的美。”我们在很多研究和探讨八戒形象价值的书和文章中看到,八戒就是“俗”的代表,读者喜欢他、宽容他出现的所有的缺点和错误,作者在创作他时虽然常常偷揶他,但是给他的结局确实非常适合他的,非常的好。那么会有人说他毕竟没有成佛啊!“净坛使者”还是不乏保有猪的特性。但这个职位可以充分的满足八戒的吃欲的,天下好像也没有比他更合适可以做这个“净坛使者”的人选了,所以他结果很不错。
我们为什么会对这个丑丑的八戒格外的开恩呢?其实就因为他的“丑”所包含的“俗”是世人所有的。“、贪财、贪吃、贪睡、偷懒、说谎、嫉妒、爱贪小便宜、恋家、意志薄弱、呆气十足”这些毛病世人或多或少的都会有,所以他其实是生活丑的表现。作者在将这些生活的丑集中在八戒这一个形象的时候,八戒成了我们调笑得箭靶,我们开心于八戒的、贪吃、贪财的同时甚至否定批判这种特性的存在,但同时我们的身上也具有这些特性的某个,所以笑过后发现我们有时也是和八戒一样的,所以我们也在否定和批判我们自己。

二、八戒的“丑”言——插科打诨

说到八戒的插科打诨就一定会有一个对手,吴承恩在书中早已做好了准备。孙悟空,八戒的大师兄。他最了解八戒的缺点,也最能克住八戒。作者对两个人物形象的不同设计是有很大关系的。孙悟空,精明能干、本领超强、全无缺点是英雄人物的代表,因而不乏心高气傲;猪八戒,贪吃、贪睡、贪财、又好逸恶劳、好大喜功,人性中所有的缺点好像他都沾边;所以二者之间形成鲜明的对比,“一智一愚,互相戏谑调笑;特别是猪八戒,经常装愚守拙,耍弄小巧,扮演着与孙悟空唱对台戏的傻瓜蛋角色。他的滑稽表演贯穿全书,最是令人捧腹,称他为插科打浑的里手是毫不夸张的。”这二者是最能带出喜剧效果的。第三十四回中行者对战金角大王、银角大王。智斗时装成老怪,戏谑着要吃八戒的耳朵,再战失利被拴在柱子上时,“呆子哈哈笑道:‘哥哥啊,耳朵吃不成了!’行者道:‘呆子,可掉的自在么?我如今就出去,管情救了你们。’八戒道:‘不羞!不羞!本身难脱,还想救人,罢罢罢!师徒们都在一处死了,好到阴司里问路。’”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本该紧张,相反的这种科诨让紧张的环境突然变得轻松,读者在担心几个人生死的时候看到一种无畏的快乐,一种在生活痛苦中的释放。
八戒也常会被用来自我调笑,第三十二回孙悟空为试探莲花洞的妖怪本领,诓骗八戒去巡山打头镇时,让八戒选看师父还是巡山时,八戒对看师父没有信心时辩解说:“……假若教我去乡下化斋,他这西方路上,不识我是取经的和尚,只道是那山里走出来的一个半壮不壮的健猪,伙上许多人,义把扫帚,把老猪围倒,拿家去宰了,腌着过年……”对于自己的外形条件看来八戒是深知的,但他并未因此而自卑,相反源于:论文www.618jyw.com
地到常常用它来调笑于大家。这正是吴承恩创造这样的人物形象的目的所在吧!

三、八戒“丑”的艺术价值

八戒形象中所包含的生活丑,经过艺术处理,成为作者笔下否定性评价的艺术形象,从反面肯定了悟空的英雄美、唐僧的虔诚美。生活丑和谐表现在八戒猪一样的外表下,从形象、语言、行为各个方面都再现着这种丑,用他的丑表现“俗”的存在,这就构成了这个艺术形象存在的审美中的丑的价值。因此,八戒的形象,成为了审美反面艺术的典型,是吴承恩用来表达自己对生活丑的否定和人性弱点的调侃。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否定八戒形象,否则就是对我们自己的否定,所以,我们在书中给世人一个美好的希望——八戒这样的集所有“俗”丑的一个追佛者,在没有断除所有俗丑的情况下,历经磨难也一样可以得到一个好的结果。
审丑是审美在丑的价值中的建构,寻找“美”的对立面“丑”的审美价值,八戒作为丑的典型形象,也不断被人们拿来研究,对于八戒的丑我们也不像以前一样完全的调笑,更多的时候是去欣赏八戒丑下的人性。当我们认真地去发现和研究明代文学时,明代文学家对于人性解放的追求是何等强烈,在宋明理学的压迫下,人性被最直接和严苛的规范着,人们在自身弱点和理学要求下挣扎生存,我们在调笑八戒的时候发现了同样存在问题的我们,开始的痛苦随着佛对八戒的宽容,我们也就随之宽容了八戒和我们自己。八戒的形象让我们批判自我,同时也让我们自我解脱。
“十全十美是上天的尺度,而要达到十全十美的这种愿望则是人类的尺度”。吴承恩,创造八戒,用最常用的娱乐方式拉近文学与人们之间的距离,同时,八戒形象的“丑”在这种手法中充分的丰满起来。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3000条评论 快来参与吧~